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柏林愛樂訪港及Lopatkina退休  

2017-07-28 14:50:09|  分类: 樂壇舞壇消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11月,香港樂迷會深切期待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訪港。行將退休的Simon Rattle爵士親自指揮,第一場音樂會的鋼琴獨奏者甚至用到了郎朗!這相信是誰都想聽的演出。為了預期票不供求,到時還有戶外直播。另一方面,香港管弦樂團九月開鑼的新樂季也請來了王羽佳,而且她會前後一連演5場,掀起了香港古典樂壇的另一小高潮。我這些年很少在香港聽音樂,但也打算到場,起碼92日那天,我想 '看看' 王羽佳怎樣征服柴可夫斯基降B小調協奏曲終章前的 '盲八度'華彩樂段,哈哈!這是不是鋼琴演奏 '最難的一分鐘'?正是這樣的期待使我帶著好奇心入場!

 

說實話這些年裏我聽音樂會的興趣已不比當年,但還是聽了許多演出,並且剛出了一本新書:《現場:聽樂四十年》。這本書一半是近年的音樂會,但也許更重要的是當年聽Rubinstein, Horowitz, Carlos Kleiber的令我難忘的記憶。希望藉此和樂迷分享我一輩子的賞樂高潮。近年我也很勤:今年將了現場一書外我也出了 《芭蕾裙下》,而且如無意外,我計劃年底還要出一本音樂書!

 

不能不承認的一點是,我真正敬佩的演奏家和演唱家,大都作古了。今天,無可否認的是,有了噴射機、YouTube,唱片和DVD影碟,樂壇相互觀摩的機會多了。這有好的影響,也有不好的影響。好的是,在容易比較的情況下,今天技術不濟的演奏者,已很難出頭成為職業音樂家。而根據玄貝格(Harold Schoenberg) 《偉大鋼琴家》一書的說法,上世紀初的大師級人物,如那時的 鋼琴巨星柏特魯斯基和柏赫曼,“活在今天只怕連音樂學院的畢業生的技巧水準也不到"。玄貝格是真正的權威樂評人,而且有機會聽過早期大師的現場演出,所以他的說法很可信。濫竽充數的音樂手不能混下去,是科技對音 樂觀摩所產生的正面作用和貢獻。但這樣容易的觀摩,也有不好的效果。因為觀摩太容易,年輕琴手只要到唱片公司走一趟、花點錢,便知道當今的任何一位名家怎樣演繹貝多芬,他的技巧水準又如何( 雖然說唱片可以修改幾個錯音,但總不能化醜為妍)。於是他可以據此學習。再加上樂評人的 “為患” ,使年青的演奏者不敢造次,一律以廣受推崇的演繹為某種參考準則,這真不是好事!於是漸漸每首名曲的演繹,都會有某種大家最肯接受的 “模式” ,漸漸地我們便不再有很多真正 “有個性” 的演繹者了。回顧八十年前,亦即交通不便、唱片也不流行的時代,那時演奏家們個性突出,每人各有特別的演繹風格,我覺得儘管今天一般的技術水平大有進步,總的結果可能實在是某種倒退。

 

這其實才是筆者今天常常懶得去聽音樂會的原因,反正演出都會 “只是如此,一如預期”。熟悉的樂曲如果奏來沒有新意,再加上現場常常不免偶有錯音,那真不如在家舒舒服服地聽永不再失錯的唱片( “再” 是說許多唱片仍有錯音:可能是現場錄音,也可能是演奏者誠實)

 

可以說,我最敬佩的演出者,大多數是過去20世紀中葉及以前時代的人。新一代的演奏家,儘管應當是最有創意的年青人,也往往令我失望。不過,郎朗是有個性的:我聽郎朗的樂趣,往往在於可以聽到“不同的東西” ,不是聽人人一樣的模式。不怕面對苛評而求不失自我,是演奏者的一種勇氣的表現。郎朗一度幾近走火入魔,但聽說近年老實得多了,所以我期待聽久違了的他。王羽佳倒是一個非常有節制的演奏家。

 

但說些題外話,在個性日漸式微的今天,我想聽的當代名家並不多。不過,有個性也不一定是好事,因為並不是 “與眾不同” 便一定是好:反面例子是鋼琴“怪傑” 波哥里治:我想他有很多地方只是“為了怪而怪”。已故加拿大鋼琴家格連·高德(Glenn Gould)儘管有時也怪異得可以令人難以接受,但他的藝術是得到確認的。他的怪,也怪得有一貫的作風,你可以看到那是他的個性,不像波哥里治,有時顯然是想製造某種不同的效果。更重要的是,高德常有神來之筆,彈出感人的演繹來。他最著名的錄音,也許是相隔約30年的前後兩個巴赫的《高德堡變奏曲》,兩者完全不同,但各有妙處。連一般以模式為依歸的樂評人一族,也服了他。他們雖把Goldberg Variations戲稱為Gouldberg Variations,也忍不住叫好。演奏家的登峰造極,我認為個性很重要。

 

        柏林愛樂管弦樂團,與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不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樂團,但肯定是兩大明星樂團。外國樂評人一再推舉世界最佳樂團(例如The Gramophone就曾請樂評家們投票) ,這兩個樂團不因人事幾番新,永遠名列前茅。但在樂評人心目中,而且我也同意,今天最好的樂團是皇家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管弦樂團 (Concertgebouw) 。樂團的 '名字'是沒有用的,請看今天的費城管弦樂團是怎麼樣的?倫敦交響樂團兩度訪港都給我不好的印象,不如香港管弦樂團。這樣的音樂會顯然不值得聽。也要老實說,去年我在柏林聽過Berliner Philharmoniker兩次,印象都只是平平而已。但這樂團的名字是樂壇最大的搖錢樹卻又是事實。

 

        執筆前不久聽到芭蕾舞巨星Uliena Lopatkina突然宣布退休了。兩年前看過她,水準還是不錯的,但後來聽說她受了傷,休息了整季。現在突然從馬林斯基的舞台上退休,其實也尚有兩年才到退休年歲,而且連告別演出也沒有,很令人傷感。聽說她退休後會任職Vaganova芭蕾學院作育下一代。Lopatkina以前也曾因傷退休數年,芭蕾舞真是一個高危職業。年輕的Osipova不也是時傷時演嗎?與此同時,另一超級巨星Diana Vishneva也剛從美國芭蕾劇院ABT退休了,但她仍會在馬林斯基演出。她的引退不是要休息,是不夠時間做她想做的事。她前些日子在莫斯科創辦的Context現代舞團,現在也要在聖彼得堡開分支,而且還聘了比她更前輩的法國芭蕾舞后A. Dupont加盟。但退休不一定 '說了算'!這兩年Alessandra Ferri53高齡一再復出,而且能跳吃重的角色,就是舞壇的奇蹟!所以,我希望還能看到Lopatkina,或Sylvie Guillem,但我希望看的是芭蕾舞不是現代舞,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