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文化城市' 的音樂現場  

2017-03-07 00:40:33|  分类: 其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 2017的香港藝術節我都全面缺席了,2017的演出節目沒有一場是我想看的,儘管2016沒有看到Anna Netrebko的第一次全球演唱會的這一站倒是可惜的。不過,我不久前才看過她在紐約大都會的VerdiMacbeth,那當然是 '更值得看'的,也不用同場欣賞她的新婚夫婿的歌聲。看來這可能也是樂壇 '婦唱夫隨' 的最新一例罷?可鑑的前車我立刻想到Joan SutherlandElina Garanca!在此我想八卦一下,當年,堂堂Renee Fleming的夫婿,竟是Blind Date介紹來的:這個 '世界上最漂亮的50+女人',有名又有錢,而且美國是最思想自由的國家,怎麼婚嫁竟要有勞媒婆?據她說,沒有太多有質量的男士想做Fleming先生。男人太要面子了!可喜的是,費林明先生既低姿態也不是演藝人物(謝天謝地) ,我也不知道他是誰。當年Joan Sutherland規定她演歌劇的指揮必須是她老公Bonynge,對此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出名直言的老總Rudolf Bing就說過,這沒法,買豬肉得帶豬骨。Bonynge一度成了世上錄音最多的指揮家之一。老妻先他而去後,他雖健在卻沒有人找他錄音了。做更有名的同行的配偶真的需要勇氣啊!這情況也見於很多對芭蕾夫婦:除了也剛來港的Sarafanov外,無數芭蕾夫婦都是老婆地位較高。

 

我算是香港藝術節和香港管弦樂團的擁躉,但除了王羽佳的兩場演出外,全年我都沒有在香港聽過音樂,哈哈,澳門藝術節也僅屬耳聞有其事,從來沒有去過(澳門倒是常去) 。香港演什麼我都不清楚。可是,歐美的演出我都知道。這方面,我認識了幾位 '比我更大' 的樂迷:哈哈,香港的葉先生就是通知我世上何處有精彩節目的明燈,多倫多的駱天王和羅太太也是另外的明燈,還有,新一代最有料的香港樂評人路维德,在柏林住一個月一口氣聽了十多場音樂,令我佩服啊(他的新書,錄音誌,是樂迷必讀的好書)!這豈不是30年前的我?吾老矣!所以,我也羨慕葉先生在巴黎看了Juan Diego Florez在歌劇舞台上和Joyce DiDonato '對壘' ,和一口氣在東京看了Manuel Legris, Igor Zelensky, Vladimir Marakhov…好一群舞皇,不過都是過氣的。日本人最捧 '金漆招牌',只要有這招牌,過氣也不要緊。每年夏天歐洲樂季休場時他們的芭蕾大會演,真是看芭蕾明星的最好機會了。今年7月底,在東京一場戲可以不但看到LopatkinaZakharova同台,還有老前輩Alessandra Ferri也來!大約同時正是美國ABT在大都會歌剧院的檔期 (否則我想Vishneva也會去東京) ,而此時Bolshoi則去了倫敦,我在座。哈哈,夏季本是樂() 壇的休假月,現在都沒有休息這回事了。當然,倫敦的BBC Proms也是夏季盛事很多年前香港被稱為文化沙漠,今天不是了,起碼勝過一些西方大城市如多倫多,我們的樂團也比多倫多的好得多。不過,和柏林,倫敦,紐約,維也納,巴黎,甚至東京比,我們還是差得遠。若論芭蕾舞的演出,當然俄羅斯的兩大城市更列前茅!可喜的是,我雖無固定地址,這幾年我其實有九個月是住在歐洲(的酒店)

 

去年東京的芭蕾舞我想去看,儘管票價是27000日元,大都會和維也納的歌劇票可以超過300() 元。在西方,看歌劇比看芭蕾舞貴,但在俄羅斯卻是芭蕾舞票貴得多,也遠較難買票。不知何故?

 

錢是大家都想多多賺的,於是,也難怪最有名的大師級演出者都到大劇院去了,因為在小國,票價可能低至十分之一。在基輔,300大元(港元,不是歐元) 就能坐在基輔漂亮的歌劇院的 '大堂前',而且容易買票。幸虧我近年的旅遊興趣在東歐不在西歐,所以,我在Kiev, Odessa, Warsaw, Prague, Budapest, Bratislava..... 都以合理的票價看過精采的演出,也許應說 '不合理',因為票價太便宜,而水準往往極高。也許沒有國際大明星,但不要忘記,ZakharovaCojocaru都出自基輔芭蕾。最近從基輔轉入馬林斯基的Denis Matvienko說過,我在聖彼得堡跳幾步就是基輔一個月的薪酬,好像維絲妮娃也說過,俄羅斯的演出費已與西方一般(相信只是她的情況) 。我們抱怨票價貴,其實劇院全滿(歌劇) ,也只夠開支的三分之一。那麼費用何來?在美國是靠有錢人私人贊助的,在歐洲是靠政府,其實香港也已經類似了。當我們掏出三千元買票時也 '不能說貴',應說便宜才對。買票的人佔了便宜!

 

我聽音樂和看芭蕾太多了,於是,今天勞動我老人家到劇院,必須有很大的誘因才行!買23千元的票,必須看到NetrebkoVishneva出場才算歸本。這兩年我熱衷於看芭蕾,是因為我看芭蕾仍少於看歌劇,有 '' 的餘地。不過,也要說,我更大的興趣仍是Richard Strauss的歌劇,尤其是他晚期的冷門歌劇,這樣的好戲加巨星,我不惜買貴票加商務客位機票去看。不過,其次我仍然要多看芭蕾舞,因為今天芭蕾舞的水準(尤其技術水平) ,遠高於我年輕時代的當年,但音樂演出卻遠不及當年。音樂技術的水平,平均也大大提升了,但還是出不了另一個海費滋和荷洛維茲。最不好的是,傳播的普及化做成演繹性格的式微,走向某種 '模式'。唱片就是一個影響很大的關鍵。

 

無可否認,現場聆聽音樂和觀看芭蕾舞,歐洲始終是最理想的地區,這其實不用我說了。在倫敦維也納聖彼得堡巴黎慕尼克,甚至拜萊特薩爾斯堡,我們高價看巨星,但在基輔也許看到的是明天的Cojocaru。最可喜的是,雖然票價 '低得不合理',我在基輔看芭蕾永不失望。那裡的人還有人情味。我在華沙歌劇院買票看Lohengrin,售票的老太看到我像東方遊客,好意告訴我,這戲6時半演到11 (不說的是 '會不會太長') 。我想告訴她,最長的是Meistersinger我都看過了。在俄羅斯Mariinsky Bolshoi看芭蕾,觀眾的水準特高,從喝采的準確及適當可見,不是倫敦Covent Garden或香港藝術節的附庸風雅應酬客或遊客的那種喝采,與真正的同好同樂,正是我喜歡在歐洲賞樂的趣味所在!到了歐洲,即使沒有預先準備,也一定有好戲等著我!所以我馬上又出發了這句話長年適用於我。我心目中的文化城市都在那邊,特別喜歡那邊的是,看歌劇只是日常生活,不是什麼大事,也不是什麼必須的應酬。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