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2016-01-31 12:4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顧2015年的 '音樂記憶',難忘的是四月初我專程到維也納去,一連三天都看到好戲。純從音樂的觀點論演出,也許都算不上絕對難忘,到底我有幸聽過Nilsson配Bohm和Carlos Kleiber的Elektra,可是天天連接著到金璧輝煌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去 '上班'看戲,本身就會是難忘的記憶,使我想到年輕時我就曾出席過拜萊特(Bayreuth)瓦格納音樂節。其實令我難忘的是歌劇院那種氣氛,儘管這樣的感覺多半出於我主觀的Devotion。

 

我曾遍訪全球頂尖的偶像級歌劇院,年輕時到了維也納怎也要想辦法進去看一場戲。維也納的國家歌劇院是歐陸唯一我曾買過站票,站完一場紐倫堡的名歌手的劇院。那不是因窮(儘管那時也確實偏於窮) ,是一票難求。下午4時在劇院排站票,買了票進場站到半夜,今天的記憶是溫馨多於辛苦。那年內還沒有互聯網,那能像這次網上選座買票?當年仍用郵政,只能到了才去找票。我唯一書信買票的情況是去看瓦格納音樂節的那次,一切憑郵件溝通,座位是配給的。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今天我達致了我的人生歷程勉強尚可自我安慰的一點:我看遍經典劇院,唯一未看過的只是Teatro Colon。其實我曾四次到過布而諾斯艾利斯,可是都是夏季休息的時間。維也納Staasoper是我的首愛劇院,超越紐約大都會、巴黎Granier、米蘭斯卡拉,和倫敦高文花園。其中一部份原因,是我特別追德國範疇,如果這樣說,維也納和也許加上慕尼黑的劇目最適合我。維也納劇院富麗堂璜,可是豐儉由人:它有特多站台位,把大堂通常用作皇室包廂的位罝用來做站席,而且每層樓的後面都是站席,最佳位置先到先得。這位置前面的一個座位,可達300歐元。歌劇應普及,不是上流社會的消閑去處。

 

對我來說,因為到訪已多次,維也納對我的觀光價值早已消化了,我專程來,是因為在連續的三天裡,他們演的是Elektra,Parsifal,和Rosenkavalier,而更重要的是,三場演 '劇名角色'的主角分別是Nina Stimme ,Johan Botha,和Elina Galanca,都可說是當今歌劇壇這三個角色的最著名演繹者!所以,當我看到這樣的陣容時,我馬上上網訂座!

 

我到那天天氣仍然寒冷,我中午經歷接近15小時的飛行到達維也納,不惜帶著7小時時差的不適,下午在酒店略睡就趕往劇院。那天我沒有買票,原因是我當日從亞洲直達,不但時差會影響我的欣賞,也怕飛機轉接有失誤。我知道,維也納歌劇院的演出大都在戲院外面電視直播,而且安排了幾排座位,免費的。當時因為睡魔壓迫,打算看看就算了。結果看了一會還是走不了,總得看兄妹相認的一場罷?哈哈,音樂就是有這樣的魔力,我走不了。結果我在並非高度傳真的音響、配合車輛的交通聲,看畢了全場。這樣的免費安排不會令人因而不買票:要不是因為剛到的疑慮,我願意花200歐坐在劇院裡。最難得的是儘管倫敦也有免費的直播,但好久都不做一次,做了會宣傳。由此也可見,維也納的歌劇文化在英國之上,那裡的觀眾也免不了有遊客,但不像倫敦有很多拍錯掌的觀光客。

 

Nina Stimme大名鼎鼎,她的雄厚的女高音,儘管只是室外看電視,也顯露無遺。是的,室外看電視聽不出真的音色,但在Recognition Scene她拉長唱Oreste一字時的高音的控制,是無懈可擊的。哈哈,我捱冷站完全場,為的是想證明Nina Stimme是否值得她的聲譽。她是當今最好的戲劇重女高音。也要說,要不是站在寒風中不斷瑟縮,在劇院裡我恐怕不敵Jetlag!

 

第二場Parsifal,我買的是池座偏兩邊廂座的第一排。這選擇有道理,因為我認為 '聽Parsifal的耳朵' 應當主要是聽管弦樂,而我的座位就在樂團的上面,音響效果好到無倫!次日我看玖瑰騎士坐大堂前中,音響效果遠不及。要知道,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管弦樂團,是維也納愛樂社提供的。而這一直是我認為在維也納歌劇院看戲是 '世界第一' 的一個因素:一張票不但看了最高水準的歌劇(這裡的制作永遠一流,因為票價夠貴而觀眾多) ,也可說聽到了Wiener Philharmoniker的聲音!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Johan Botha是當今最著名的 '英雄男高音' (Heldentenor) ,但他的英雄氣概很大部份來自他 '超雄偉'的身形':有這樣的體魄才能發出這樣的音量,但從看戲的角度說,這個當今舞台上最胖的歌手,演戲既動作遲鈍也木無表情,是最劣的演員。不過,看瓦格納目的是聽不是看。我聽到了當今最著名的英雄男高音了!Angela Denoke演Kundry不過不失,而導演需要她賣弄點色相,儘管這點非她的強項。這個演出我能得到音樂上的高度滿足感,儘管我對此劇的新潮制作未能苟同。

 

今天的歌劇制作,常常為了追求不同的視覺效果,為了 '與別不同而求異'。服裝用時裝(紐約大都會的Macbeth亦然),古裝單是武士盔甲的治裝費就會很貴,我認為節省成本可能是 '時代現代化'的一個因素。但我最看不過眼的是,花女 Flower Maiden的一場景不在草原,而是在一個類似妓院的紅燈客廳,群芳向大胖子獻身,最好笑的是最後Parsifal請出聖劍,那是一條用乾電池發電的圓形大光管!也要說昨天的Elektra是很傳統的制作,但仍免不了賣弄一個有裸女不必要的出現。不過,不要緊,我看Wagner和Richard Strauss百分之90是聽:歌手走音必然令我生氣,台上怎麼演不重要(Bonus是看這裡的Parsifal和Elektra台上竟有美女的驚鴻一現,想不到啊) 。

 

玫瑰騎士一劇的演出者,除了享維也納Kemmersingerin最高聲譽的Elina Galanca外,Martina Serafin, Erin Morley和 Wolfgang Bankl分擔要角,是Otto Schenk的老實制作,不過第二幕的佈景也有些賣弄創新。指揮者是昨晚的 Adam Fischer,一連兩晚指揮 '最長的戲',辛苦啊!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维也納的歌劇之夜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我期盼看的是Elina Galanca:上次在Riga聽她的Gala Concert,也許期望過高而略感失望:聲望這樣大的歌手,演出即使不錯也會令我覺得below expectation。但憑這場演出,我是滿意的。其實此劇最重的角色應是Martina Serafin,她的演出雖無驚奇也全無差錯,相信她是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駐團主要演員。Wolfgang Bankl是著名的史特勞斯歌手,Erin Morley的Sophie不能說很好,可以更輕盈流暢,但也無差錯。管弦樂一流,這些都是意料中的高水平,這水平在大多數其它著名國際歌劇院之上。我這次到維也納無甚旅遊要求,去得太多了,但看了好戲,此行就可堪回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