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2014-07-25 22:18:10|  分类: 樂壇舞壇消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执笔时我在伦敦,这次首先试住一间就在皇家歌剧院对面的小酒店 (Fielding Hotel),去看戏只要走一分钟:酒店墙上挂着芭蕾舞的照片,Carlos Acosta 的大头在走廊虎视眈眈看着我我这次行程会在大约两周一囗气看七场巨星演出。

首先,我早就在两个月前买了Mariinsky伦敦巡演的四张票,後来发现同期还可以看到ENBTamara Rojo 演的Coppellia,和OsipovaVasiliev的专场 Solo for Two。今天去London Coliseum拿网购的票,发现原来有更大的惊喜:Sylvie Guillem竟也在此时凑热闹,演她的PUSH…唉,虽然是现代舞不是芭蕾舞,也不加思索买票了!这恐怕是看Guillem的最後机会了,绝不能错过。其实Osipova妇夫的一场,也是现代舞,但也属机会难得啊。

我看芭蕾不选剧目(都看过了),选看大师级的演出!这二十天在伦敦,可说是舞蹈天后的划时代极峰会,除了当今最显赫的舞者共聚一堂之外,上一世代传奇性的Sylvie Guillem竟也来凑兴(到底她是伦敦居民)。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Sylvie Guillem

至於马林斯基的演出,尽管马林斯基己成了世界上我去得最多的剧院,但今次英国巡演,巨星密集,我要看VishnevaRomeo & JulietCinderellaLopatkinaSwan LakeMidsummer Night’s Dream…其实还有TereshkinaSomova等等的演出根本很少有机会一囗气看齐这些显赫名字的拥有者。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Lopatkina

我要看的节目是这样的:

726  English National Ballet COPPELIA  Tamara Rojo

7 28  Mariinsky Festival 的开幕,Romeo & Juliet (Diana Vishneva)

8 3    Sylvie Guillem  现代舞 PUSH

8 4    Swan Lake (Lopatkina)

8 8    Solo for Two:  Natalia Osipova Ivan Vasiliev

8 9   三场短剧,包括仲夏夜之幕 (Lopatkina) ,等等

8 15  灰姑娘 (Vishneva)

其实我刚从纽约看了ABT的春演,再到伦敦学看马林斯基,当初可也想不到伦敦这两个星期的芭蕾舞节目,简直堪称空前。

纽约伦敦之间我在北京大休息,可也没闲着 (音乐上) ,因为我有机会听了陈萨的两场演出。我们是朋友,但听她的机会也不多。我们都是北京居民,但都常常外游。两个月前,我就只差一天错过了陈萨在柏林,与柏林交响乐团的柴可夫斯基协奏曲,我到了柏林订了下续行程才知道,否则我一定多住一天听这场演出。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陈萨

可幸这次在北京,我听了她的独奏会,哇,她演奏的李斯特奏呜曲,确是非常精采。李斯特这首作品的曲式自由,结构的掌握需要有不少的功力,可她奏来一气呵成,整体非常雄浑有力 (我反对说什麽女钢琴家的演出之类,对我来说,钢琴家就是钢琴家,没有性别的折扣),使我想起当年听Pletnev。这首极难演奏的曲是陈萨的新的范畴,对她来说,也许不论感情上或技巧上都是新的挑战,而她的技巧全无半点差错。虽然我一贯反对男女有别之说,可是此曲往往是更为男人的曲目,大名鼎鼎的女钢琴家中,Argerich这个女汉子当然能弹,但即使是Alicia De LarocchaMaria Pires,限於天生体质的因素,也弹不了此曲。也要说,听乐数十年,二十年前真的绝少有女性钢琴家弹奏此曲和Rach 3,可是今天两位年轻一代的中国女钢琴家,王羽佳在先,现在陈萨也一样,都征服了这首出名难弹的曲子了。

我也听了陈萨和北京芭蕾舞乐团演的舒曼协奏曲,也很不错。我对陈萨不断扩张她的范畴,和对音乐不停地追求更进一步,执着 满足自已而不断寻求自我突破,致以极大的敬意。我想她要是弹另一场萧邦或莫札特,也许一方面肯定更叫座(她自已也担心这个节目对听众有点太沉重) ,她弹起来也更容易。音乐演奏不是一份工作,是一项永远的挑战。这也使我想到维丝妮娃,尽管贵为最高酬舞蹈员,大可每年跳几场吉赛尔就能享福了,可是她仍然永不休止地commission新的舞剧扩展范畴(其实她己是当今范畴最大,简直无所不能的舞者) ,为的也不过是追求自我的突破与满足罢?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芭蕾舞的极峰会与陈萨的突破 - 黄牧 - 黄牧的樂府 MUSIC  BALLET
 Diana Vishneva rehearsing "new" dances 

2014.7.25 於伦敦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