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Gregor Piatigorsky自傳裡的有趣小故事  

2013-02-24 23:38:40|  分类: 音乐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提琴大師Gregor Piatigorsky一九六五年出的自傳Cellist本來早已絕版了,但七六年再版,但再版本找不到了。朋友那年回港知我所需,給我在紐約找到一本相贈,才使我得以閱讀這本想看已久的書,並把它的一部分非常有趣的故事與讀者分享。

皮阿蒂哥爾斯基是上世紀初的前輩音樂家,一如魯賓斯坦的自傳,有許多他與更前輩大師同遊相交的經驗。而他說故事的幽默感,一如他的老友魯賓斯坦 (當年他們二人再加上海費滋曾組明星三重奏)。

好笑的故事多了。他說指揮家Efrem Kunz介紹他認識女友,兩人墮入愛河結婚。但九年後兩人性格不合和平離婚。皮阿蒂哥爾斯基寫道:她仍然 ‘忠於大提琴’,後來改嫁的對象是法國大提琴大師 Pierre Fournier。

 年青時皮阿蒂哥爾斯基曾在巴黎與史特拉汶斯基合作,把後者的PulcineIla Suite改編為大提琴音樂,命名意大利組曲。他說兩人合作愉快,大功告成之日他反而若有所失。然後史特拉汶斯基請他簽一份合約,說: “我們雖然是朋友,但你仍然應當分享版稅,我建議五五分賬"。皮阿蒂哥爾斯基大力反對,因為他認為史特拉汶斯基太慷慨。但史特拉汶斯基說,你也許不明白,作為作曲家,我應拿百分之九十的版稅,而其餘百分之十是編曲的版稅,我們五五對分。原來大作曲家的數學是這樣的!皮阿蒂哥爾斯基說:我繼續愛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兼而佩服他的數學頭腦! 

鋼琴大師Schnabel也是一位 ‘數學家’。當年他們四個人(包括小提琴家Hubermann及中提琴家兼作曲家 Hindemith組成室樂組合,在漢堡與柏林演奏布拉姆斯的全套鋼琴與弦樂器的音樂。演奏的曲目,包括奏鳴曲,三重奏,與四重奏。談到四人如何分賬,問題便複雜起來了。他建議四人平分,但舒納堡與胡伯曼不同意,這樣大家客客氣氣的 ‘過招’一番後,舒納堡突然有創見:

    “我們的收入應當分攤成三十五份來分”,他說。

    “為何分三十五份?” ,胡伯曼不明白。

    “是這樣的”。舒納堡解釋說: "我們將要演奏十三首曲子:包括三首三重奏,三首四重奏,三首小提琴奏鳴曲,兩首中提琴奏鳴曲,和兩首大提琴奏鳴曲,一共有三十五個樂器部分。全部十三首作品都有鋼琴部分,所以我應當拿三十五分之十三的報酬,小提琴少了在中提琴與大提琴奏鳴曲裏的部分,應拿三十五分之九。同理大提琴應拿三十五分之八,中提琴拿三十五分之五。” 。這條數一算,其他三人啞口無言。皮阿蒂哥爾斯基評論說: “幸虧舒納堡沒有想出以計算弹奏音符的多少來計酬的辦法,否則我便更要少拿了!”

有一次,他進入音樂廳去排练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發現指揮者非他,赫然是理查.史特勞斯这大老爷!他說他還以為 “走錯了地方”,但史特勞斯已吩咐他準備。管弦樂引子開始不久,史特勞斯叫停,說,這段引子太長了,我們這首是協奏曲,不是交響曲,讓我來刪短它。於是,他吩咐團員這裏那裏的删去多少個小節。皮阿蒂哥爾斯基認為曲子給删得體無完膚,但在大作曲家面前他不敢發言。第一樂章完畢,史特勞斯請他奏完整個華彩樂段,問他這是誰寫的。皮阿蒂哥爾斯基說,是我自己的作品。史特勞斯的喉頭裏發出一些似讚非讚的聲音。然後,在第二樂章的華彩樂段之後,史特勞斯一派厭煩的樣子,又問,那又是誰作的。這回皮阿蒂哥爾斯基学乖了不敢直認,胡吹說,那是Emil Schmmung作的。 “誰?寫得那麼差勁的東西,我現在馬上給你另寫一段”。

史特勞斯果然馬上動手,七步成詩。那是一個頗長的華彩樂段。那時樂師小休完了,當場試奏。皮阿蒂哥爾斯基看着譜子,先奏出一句像宣敍調的樂句,然後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譜上寫的明明竟然是Till Eulenspiegel著名的主題。他照譜奏出來,樂師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等笑聲过後,只聽得史特勞斯說,還是用Schmmung的華彩樂段好了。

皮阿蒂哥爾斯基與前辈Pablo Casals的第一次會面也很有趣,那天他期待的是聽大師演奏,但結果却变成他和另一来朝圣的年青人,戰戰兢兢的給大師表演,此年青人非他,是Rudolf Serkin也。演出成績他自覺極劣。但一曲既終,卡薩斯不但鼓掌,而且起來擁抱他。這情形使他對卡薩斯顿起反感,認為這位以道德聲望見稱的前輩竟是偽君子。事隔多年,他和卡薩斯已成了好朋友,有一天晚上,兩人玩了整晚的二重奏後,他忍不住拿這問題向大師质疑。只見卡薩斯突然大怒,拿起大提琴來,奏出一句樂句,說,那天在這裏你不是用這樣的指法的嗎? 那對我來說是新的指法。而在這裏 (他奏出一句樂句),你用上弓對我來說也是新的弓法。卡薩斯竟能記得他很多年前演奏的許多細節,简直匪夷所思。最後,大師說,当年我喝采的原因就在這裏,至於你奏錯的地方,那不要緊。這样一說,皮阿蒂哥爾斯基叹服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