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小提琴家的今昔  

2012-10-27 20:47:02|  分类: 音乐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克兰的奥得萨 市面破落,可是仍有一间最漂亮的一流歌剧院,观光巴士的导游介绍那里的音乐学院说,这里的学生包括Nathan Milstein,David Oistrakh,甚至Heifetz也曾在此上过课。我闻之肃然而起敬。Leopold Auer曾在此授课,那么学生也许还包括Efrem Zimbalist和Mischa Elman?这间音乐学院比今天的Julliard还利害 (Emil Gilels也学艺于此)。对我来说,这些名字仍然代表了小提琴演奏的黄金时代。1987年逝世的海费滋,也许到今天仍是最大名鼎鼎的小提琴家 (而荷洛维兹则是最有名的钢琴家)。不错,尽管现代小提琴演奏的一般技术水平已大大提升了 (Elman活在今天也许不够从朱利亚毕业的条件),可是我看不出今天有谁可以说是新的海费滋或米尔斯坦。今天的小提琴家仍然对海费滋敬若神明!

小提琴家的今昔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Heifetz, the Greatest? 

几个月前在北京电视台随便看了几天CCTV的全国小提琴及钢琴比赛,最有趣的是小提琴组的参赛者大都选奏流浪者之歌,西贝流斯的协奏曲之类,甚至拉Hora Staccato (Dinicu作的小曲,给海费滋改编为他最喜欢拉的encore曲)。越难演奏的曲目他们越喜欢用来眩技。每一个年轻人,甚至小朋友,都拉得 ‘像’ 海费滋。他们的硬技巧都似乎胜过埃昔史顿 (是的,Stern曾给CBS录过此兩曲,技术完全不济,不明白为何他要献丑)。 要知道,在78转唱片的时代,一面唱片的唱长也许只是6分钟罢?于是小曲特别受欢迎。也要说,听小提琴家的硬技巧,听小品如柏格尼尼的第24首随想曲,甚至拉区区的Hora Staccato  (听顿音Execution的绝对干脆利落 : 很多人拉得也许像海费滋一样快,但很少人能发出一样的像斩钉截铁般利落的连顿音,像 ‘大珠小珠落玉盘’)。为什么今天很多小提琴家都能拉流浪者之歌呢?因为今天大家有观摩学习的媒介,而以前是坐船的,从伦敦到上海也许要一个月,所以极少机会听到大师们光临演奏。传播的发达,造成 ‘技术水平的提升及从而标准化’,竟因而产生了一首曲子的演绎的某种 ‘时下认许模式’来,大多数人的演奏也因此失去个性,同一首曲谁演奏都差不多。

事实是上世纪40年代前,收音机才只是新玩意也还没有LP,小提琴演奏者要不是听现场,根本没法彼此观摩,更没法模仿偷师。在人人 ‘各自修为’ 的情况下,可喜的是每个演奏者能保有自己的个性。那年代,不论是Kreisler,Elman,Heifetz,Milstein,Szigeti,Thibault,Francescatti,Menuhin,Oistrakh,Kogan…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小提琴家,一听可辨。今天呢?大家的演奏都差不多,真正有个性的 (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 演奏家也许只有Kremer和中提琴大师Bashmet。可是在我认为属于黄金时代的那一辈小提琴家中,Kreisler和Elman虽硬技巧平平却音色最美也最有个性。听Heifetz的LP时代的录音,你会觉得他拉什么都会偏快,琴音响亮得霸道,火气很大 (其实Toscanini 甚至 Serkin的火气都是老年的事),可是听他16岁Carnegie Hall Recital征服乐坛后不久的唱片,他的演奏完全不是这样的。年轻时的Menuhin也是非常出色的小提琴家,但不幸后来技巧褪色了。Milstein有Heifetz的 control,但永不夸张,永远给人一种典雅感。如果嫌Heifetz太霸道,Milstein太清淡含蓄,那么那时我最喜欢的是 Francescatti,我认为他也有Heifetz的最高技巧 (他拉的Paganini和 Sarasate的录音可资鉴证),他和Casadesus的贝多芬奏鸣曲,配搭Bruno Walter的贝多芬协奏曲都是我心目中的范本。我认为弗朗西斯卡蒂是接近 ‘至善’的小提琴家,尽管有时他会 ‘过甜’ (Oistrakh也是)。旅居伦敦十多年间我有幸能一再听Milstein和Francescatti,不过两位大师每次来演出都拉贝多芬的协奏曲。有一次听完Francescatti后我乘地铁回家,同一车厢里有两位RPO的琴手竟兴奋地继续谈他的演奏。要得到对音乐会独奏者的演奏的专业评价,大可看乐师的表情是真正由衷的喝采,还是例行地以琴弓没精打采击谱架。VPO的乐师可能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他们肯定懂。乐师们 ‘上班’ 伴奏听疲了,不能令他感动他不会真正喝采!琴手下了班还对演奏者津津乐道,不是简单的事。

小提琴家的今昔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Nathan Milstein, incredible last recital at age 83 

20世纪的小提琴家的摇篮,可说从欧洲迁到了广纳百川的美国,不但海费滋也成了美国人,连他的师父Auer大教授也移民美国且能教出Rabinof和Shumsky这样的末代弟子。David Oistrakh之后,’苏联’最好的小提琴家是他有性格的徒弟Leonid Kogan ,和也出其门下的Kremer ,而不是他的儿子Igor。其实Vladimir Spivakov和Oleg Kagan也出其门。更新一代的俄国高手我喜欢当年的神童Vadim Repin (忍不住八卦一下,我最羡慕他的是他是当今Bolshoi芭蕾舞后Svetlana Zakharova的老公)。但仍然是美国出了最多小提琴家,Ivan Galamian和Dorothy Delay这两位名教授,在朱利亚音乐学院教出了Perlman ,Zukerman,郑经和 …限于篇幅,否则我可以写下更多名字)。Isaac Stern又  ‘非正式地’  把猷太小提琴家的族群收入麾下自成一派(也许是政治性多於音乐的派糸),除了Perlman和Zukerman外也包括Schlomo Mintz和Miriam Fried等。Menuhin则在英国作育后代,最成功的学生是非常有个性的Nigel Kennedy。看来Menuhin和Oistrakh的徒弟都可以和师父的风格大异其趣。

的确,今天的小提琴家一般都有很高的技术水平,但我想只有Gidon Kremer和Perlman勉强堪称大师。上世纪50年代前的小提琴乐坛绝对是男人世界,我想起海费滋时代真正出色的女小提琴家只有Ginette Neveu (她和Michael Rabin都英年早逝于螺旋桨飞机的空难)。今天则似乎女小提琴家们更领风骚。郑经和,美岛莉,Mullova,张永宙,Hilary Hahn,Leila Josefowicz,中国的钱舟,杨天蝸,很有音乐感惜技巧平平的Mutter,和我非常喜欢的年轻的Julia Fischer,她们都是 ‘女’小提琴家 。我也想到Nadja Salerno –Sonnenberg也许是最有性格也技术高超的女小提琴家,可是她目無憚忌大胆演绎标准范畴的曲子,因为完全不符 ‘当代模式,己给乐评骂到差不多要改行了。

小提琴家的今昔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Julia Fischer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