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今天指挥无大师?  

2012-11-09 01:13:46|  分类: 音乐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引起争论的题目,我还是经过考虑的,但我最多也不过加上一个问号,来表达我对此结论的一些保留。固然何谓大师是没有客观标准的,可是想来想去,我心目中的指挥大师们都作古了,我想不出今天的指挥家谁是 ‘大师’。

从Toscanini和Furtwangler ,从Bruno Walter和Thomas Beecham,…还有Stokowski,Reiner,Klemperer,Pierre Monteux,到及于我们比较熟悉的Karl Bohm,Karajan,Solti,Bernstein,Giulini,Carlos Kleiber…指挥史上有许多性格非常特出的人物。我不是说他们的个人性格,我是指他们在演绎风格上的性格。可幸的是这些大指挥家都留下了录音,是见证他们的艺术的永久文献。

今天指挥无大师?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The late legendary Carlos Kleiber

 

同一首交响曲在卡拉揚,伯恩斯坦 或蘇堤 的指挥捧下,肯定有我们可以多少预见的不同的效果,这就是指挥家个人的演绎性格,不同今天的指挥家,同一乐曲在甲乙丙丁的捧下都差不多。信息发达,大家可以互相参考甚至模仿,导致竟有 ‘演绎模式’ 的事。因为指挥家的性格,我们又会想到 ‘什么人适宜指挥什么作曲家最适宜’ 的问题。布拉姆斯和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乐风回异,其实需要演绎性格不同的诠释者,可是事实上今天许多指挥家都是万能的。因为演绎模式是没有个别性格的,所以也就有了没有性格但却是万能的指挥家的新世代。

以也许今天最出名的Claudio Abbado为例谈谈。我对他并无不敬之意,我承认他是个 ‘全面而出色的指挥家’,演出有 ‘质素保障’,可是听了他无数唱片,他的音乐会也恐怕听过几十场 (当年我居英时他是伦敦交响乐团的指挥),可是我着实说不出阿巴杜有怎样的演绎风格来。他是今天 ‘无甚个人风格’ 的指挥家之一,在技术上也不是管弦乐的训练大师。我记得当年维也纳爱乐团访伦敦举行了两场音乐会,第一场他指挥,感觉上像是听LSO无什分别。可是第二场的指挥者是Karl  Bohm,乐队判若两团。全队乐队都全面投入,弦乐发挥了VPO著名甘美的音色,木管的吹奏也呕心沥血。说到波姆,他尽管为人低调却有最高的声望,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他和门当户对的卡拉扬各自非正式的拥有 (own)一些剧目,河水不犯井水。卡拉扬的现场我也听过几次,给我的印象远不如听波姆深刻。我在巴黎看他指挥Elektra ( Nilsson唱的),乐团奏最强音時老人忽然生龍活虎从高脚櫈上跳起来,我也知道年近八旬的他仍会要求特别多的排练。也曾在伦敦听过他指挥阿巴杜领导的LSO,也能把乐团 ‘提升到VPO的水平’。拿这两人比较,主要是要指出,波姆是有性格的大师,他对乐团的要求远高于好好先生阿巴杜。他是大师,阿巴杜不是!也许VPO和LSO的乐师欺场,没有给阿巴杜像给波姆般的尽全力演奏。

今天指挥无大师?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Claudio Abbado

我曾在琉森听过阿巴杜指挥马勒第六,乐团是柏林爱乐,可是在他捧下,马勒的爱情宣示变了刻板无感情,反而在伦敦听Lorin Maazel指挥同曲,起码我能听到管弦乐丰满的声音和Alma爱的旋律。马素尔是比阿巴杜有性格的指挥家。奇怪的是有人认为阿巴杜才 ‘高级’而马素尔轻浮。在阿巴杜捧下伟大的柏林爱乐也发不出应有的管弦乐色彩。他是一个很自我抑制的指挥家,如果那也算演绎性格的话。阿巴杜当年离开LSO掌BPO是大突破,但结果多年后却给BPO乐师们投票炒了鱿!有趣的是那时马素尔以为BPO的一席位非他莫属甚至请了客预祝,可是结果爆冷请了Simon Rattle:他是一个有性格的指挥家,那年来港我听到BPO也能 ‘爆棚’,发出在Abbado,Haitink,甚至卡拉扬(我都听过现场)捧下,前所未有的几乎像美国顶尖乐团的爆炸性声音来。但有性格虽是好事,却不能单凭此成为大师。演绎性格也许是一个条件却不能说是全部条件。

看今天的乐坛,我认为在技术上,我非常佩服的两个人是Valery Gergiev和 ‘万能’的James Levine,可他们都热衷于歌剧,分别割据了Mariinsky和The Met。他们也指挥音乐会,但没有完整的交响乐范畴。

乐坛上有一批德国派的指挥家,也许他们的共同演绎风格就是德国传统沉重的风格,广大如歌的板眼节奏,不火爆却凝重的力量。以前我听过Gunter Wand,Rudolf Kempe,Kurt Sanderling,Klaus Tennstedt…到今天仍有Sawarilich,Masur,Dohnanyi,和 ‘万能’ 的新进的Christian Thielemann在持续此一传统。听这些德国派,我起码能知道预期什么。这些指挥家有共同的性格。还有人数众多的由演奏家改行过来的指挥家,包括Eschenbech,Barenboim,Ashkenazy,Pletnev…甚至看起来都不太像的Domingo,他们大概想学Klemperer,八十多岁都能叫人扶出来坐在高櫈上舞动指挥捧继续赚钱。

今天指挥无大师?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Recent Performance of Mahler's Symphony No 8 in Toronto (photo courtesy Patrick.Lam)

伟大的Bruno Walter也是德国传统风格派,我想他之所以胜过同侪,是因为在类似的板眼中,瓦尔达不论指挥莫扎特或马勒(他的直接老师),总有一股能感人甚至兼能醉人的人情味。区区莫扎特第39交响曲第一乐章如歌的主题,在他捧下就特别的温馨醉人,令人感动,连马勒第二的Lander舞曲主题,也妙用抢板而感情浓郁。还有他晚年退休在加州,唱片公司特组乐团到那里给他录的感人的布拉姆斯。瓦尔达性格温和不出锋头,但他是大师,我心目中最伟大的指挥家。那几年,Karajan,Solti,Bernstein,甚至Carlos Kleiber都相继仙去了,我嘆為指挥坛的Gotterdammerung!   大師不再,演绎性格的式微,喷射机的方便使指挥家们忙于跑码头赚钱 ,也再没有像Bohm和Kleiber般要求排练到真正滿意的指挥家,成本也不容许。所以今天没有指挥大师也就不足为奇了。

  评论这张
 
阅读(9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