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牧的樂府 Music/Ballet

古典音乐及芭蕾舞 Blog Music & Ballet请勿转载

 
 
 

日志

 
 

王羽佳与三藩市交响乐团在香港的演出  

2012-11-11 03:11:56|  分类: 音乐和舞蹈演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刚听了三藩市交响乐团在香港的两场音乐会的第一场:11月8日在文化中心。Michael Tilson Thomas指挥,王羽佳钢琴,节目是John Adams的Short Ride in a Fast Machine,Prokofiev的G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和Rachmaninoff的E小调第二交响曲。

似乎美国乐团到外国巡回演出都有演奏美国音乐的 ‘义务’?否则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听到Adams的 ‘快速机器的短乘’。作曲家说这是 “有人拉你去坐最快的跑车兜风,你坐了倒希望没有去” 的那种感觉。汤马士是当年此曲首演的指挥,也许这也是他选演此曲的主因。Adams这首 ‘简约风格’ 的乐曲听起来主要是一连串相同而刺耳的节奏。Adams是歌剧Nixon in China的作者。虽然我 ‘希望’ 听的是比方说Barber的Adagio for Strings之类的音乐 (限於美国音乐的话),但那不够 ‘高深’。尽管 ‘高深’的节目肯定是某一程度下的 ‘票房毒药’。我很有兴趣知道 ‘必奏美国音乐’ 的要求要到什麽程度。’新潮而高深’的美国作曲家我只喜欢 (甚至崇拜) Charles Ives (60年前的音乐仍然前卫至今)。

但当晚主要的曲目是下半场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此曲於1907完成时已有新潮之士讥讽作曲家是 ‘现代古人’,可是这首旋律优美绝伦的交响曲至今一世纪後仍受欢迎。只是它不太像汤马士应喜欢的曲目。也许听完上半场的许多不协和弦後也应当让听众 ‘悦耳一些’?

此曲有的是美妙隽永的大旋律 (听说有人甚至把它改编为钢琴协奏曲),照理应是 ‘容易演绎’的,但事实不然。研究演绎的艺术,我特别建议你听一下当年Andre Previn的两个此曲的录音:其中EMI版堪称最佳范本,但後来他指挥同一乐团 (LSO)给Telrac重录,却是最劣的演绎之一,可见此曲不易演绎!MTT那晚的演绎我就不太喜欢:比如第一乐章我就嫌他太慢,尽管谱注是Largo,他奏来像Lento。这乐章本来就有最美的旋律足以speak for itself,不用再加盐醋,可是因为节奏太慢,就失去流畅自然的感觉,觉得有点拖泥带水。第三乐章的Adagio我也觉得稍慢。乐团演出方面,这是一个很好的乐团,但不是顶尖的乐团。弦乐齐一也算丰满,但音色不是很甘美,未能尽量发挥大旋律最高度的美感。单簧管的独奏不错但法国号在第四乐章有明显的走音,在第一乐章开始不久的进入也不乾净,这些技术问题使我觉得演出水准低於我对一队北美一流乐团的预期 (二月艺术节的芝加哥交响乐团肯定有更好的表现)。多年前SFO也曾在文化中心演出,呈现了最高水平的virtuosity,当年的指挥应是 Herbert Blomstedt 。MTT的encore的中国调子,他说话叫乐团一名华藉琴手翻译(普通话),奏L’Arlesienne的一段他指挥观众介入等…都有点像哗众的噱头。乐团昨晚才在澳门演出过,大概当天下午才到香港,几乎 ‘马上就坐下来’演出,也太劳累了。无论演绎和演出,此曲更好得多的一个录音范本是Decca的 Ashkenazy 指挥Concertgebouw。当晚的演出不论弦乐组的音色美或演绎的流畅性都不如那张CD。次日MTT的马勒应当好些罢(虽然上半场有更多冷门美国音乐)。

上半场王羽佳演奏普罗哥菲夫第二协奏曲是我选听这场音乐会的主因。中国钢琴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她和陈萨,几个月前刚在伦敦听过她的独奏会 (是她在伦敦的首次独奏会,尽管她已在伦敦不只一次演奏过协奏曲),所以今次想听她弹奏协奏曲。其实在过去的几年,王羽佳在欧美经常弹的主要是协奏曲,同大多数着名乐团和大指挥家都合作过。今晚的曲子也是她常奏的几首之一(她似乎在 ‘数曲走天涯’,也许她弹得更多的是普罗哥菲夫第三) 。在三藩市乐团的这次亚洲巡演里,王羽佳随团每两、三天弹奏此曲一次,除了在上海她改为演奏拉赫曼尼诺夫的柏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不知何故,也许上海要求比较 ‘好听’的音乐)。对独奏者和乐团来说,这样一曲巡演容易得多,每场一样的曲目,其实连排练都可省掉。问题是virtuoso也只是人 (only human),这样会不会变成 ‘按章工作’,再没有什麽灵感可言呢?不过那已是 ‘另一个问题’ (今年王羽佳有一百次音乐会以上,也许每隔三天便弹一次 ‘普2’,可惜还没机会问她会不会弹厌了)。这次听说她在香港只待一天,当天下午到,次日便到台北去了。

王羽佳与三藩市交响乐团在香港的演出 - 黄牧 - 黄牧的乐府博客MY MUSIC BLOG

 王羽佳 (柏林Philharmonie每月节目杂志的封面)

有趣的是王羽佳 ‘喜欢弹’ 的协奏曲似乎都是炫技的曲子:两首Prokofiev,Bartok, Rach 3 (而不是Rach 2),她的Recital 范畴也一般喜欢技巧性的作品。但还算可喜的是,她在炫技之余也不缺 ‘呼吸’ 和 ‘做句的音乐感’。她才25岁但已是公认的世界上有数的顶级Virtuoso。也可喜的是她不是像当年的Cziffra,只给人 ‘以技炫人’的印象。演奏 ‘普2’有这样的技巧为後盾,肯定没有问题。有这本领的钢琴家弹起来自己一定 ‘很过瘾’,第一乐章再现部 ‘超长(长到你以为在听奏鸣曲) 也超难’ 的Cadenza正是很好的炫技部份。这首作曲家年青时的作品,本来就是很炫技的曲子,需要钢琴家有运动员的能力和耐力。这正是Yuja之所长,她的技巧准确性已超越郎朗,没有後者不少的错音。不同的是郎朗的台风(场气),看来 ‘好像技巧更惊人’。中国钢琴家中陈萨的场气很好而适度,李云迪则还是有点不够镇定。

这使我想到,羽佳技术虽高,可是她像一个普通而且只是初出道的音乐家,不像明星 (而郎朗刚好相反)。她出道多年并已成名,可是台上的她好还是像个初出茅庐的debutant。几乎永远不变的是,她会快步奔向钢琴,来一个超过90度的鞠躬,便马上坐下来弹琴。弹完她会同样的第一时间深鞠躬,再第一时间的 ‘逃回’ 後台。上次在伦敦是她的独奏会,她似乎走得更快,也好久不出来谢幕,好像要尽快扑灭观众的热情似的。当然这不是她的用意,但确有这样的效果,这是非常 ‘反明星’的所为,和郎朗在台上不想走,尽量延长观众的喝彩声不同 (这方面歌剧巨星最会做,我特别想起Joan Sutherland就能把过千观众留半小时。不幸的是,台下的人 ‘应当过半是不真正能用听觉分辨演出水准的’ (恕我直言),观众看到谢幕很久都掌声不绝,会觉得那才肯定是 ‘伟大的演奏’。虽然凭着 ‘演戏’ 博取更大的彩声不是音乐家应为的事,可是这却是 ‘成为明星’ 之途 (附带利益是赚更多钱)。王羽佳那天encore了萧邦的升C小调圆舞曲,是非常有个性但不做作的演绎,如果她弹的是 Flight of the Bumble Bee,当然会招来更大的喝采,可这不是她想要的效应。也许凭着这首Encore曲才能让首次听她的观众发掘她lyrical的一面?因为 ‘普2’ 可说没有给演奏者提供 ‘表达感情’ 的机会 (要认识全面的王羽佳,YouTube有极多的样板)。世上极好的钢琴家虽多,但有Cziffra那麽多的 ‘手指’ 的钢琴家绝少,不因眩技而走火入魔的钢琴家更少。王羽佳是我的Favourite Chinese Pianist,她既年轻又有条件,我希望她能注意台上公关,成为明星。这也是由於上次在伦敦Queen Elizabeth Hall (全场满座)听她的Recital给我很好的印象(节目也包括很好的贝多芬,记得是Op 27 No 1)。我希望下次听她的Recital是在Royal Festival Hall 而不是QE Hall (但英国人是最 ‘唔化’的,在纽约她的独奏会早已於11年10月登卡耐基音乐厅大厅的 ‘大雅之堂’了)。

2012.11.9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